文可安身,何以安神? ——94级电子工程应用电子专业王文安校友专访 by 冯雨篁

校友简介:
王文安,1997年毕业于湖南大学电子工程应用电子专业,在软件、通信、信息安全、物联网领域工作20多年;
曾任职于广州高科通信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广州市国迈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2014年成立南京国之迈公司,主要从事物联网,大数据的应用软件和智能硬件产品开发,面向政府、部队、教育、医疗、金融,企事业单位等多元化客户;
2017年成立江苏宝葫芦云体育发展有限公司,并和湖南大学联合开发了智能共享柜终端设备,打造智能共享体育运动云平台,目前已推出了智能射击、智能足球、智能高尔夫等项目。公司的理念是用科技改变生活。
现为南京国之迈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江苏宝葫芦云体育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江苏省湖南商会副会长。

| 问我梦想在哪里?
1997年,王文安和他的朋友们一起无忧无虑地踢着足球。当时,湖大的东方红足球场还没有现在这样专业,一到长沙连绵的雨天,整片球场就汪成了一滩泥沼。所有人踢着泥浆,却照样玩得不亦乐乎。
那个夏天,“毕业包分配”的政策尚未完全取消,王文安毫无意外地分配到一家国企去工作。刚踏入社会,生活的压力还没有降落到这位年轻人的肩上。朝九晚五的出勤时间,熟悉的工作内容,稳定的人生随着日子铺展开来,老一辈眼中的安稳生活,很容易地被他把握在手。随后,王文安的讲述却给采访组的成员揭开时代的另一幕——一个或许更加真实的新时代青年的心路历程:“说实话,我也没的选,学校就给你分配了这个。”很快,这份“被分配”的工作与一颗带着冲劲的心发生了争执。他决定,南闯广州。

改革开放带来的诸多机遇在广州遍地发芽,这里是最能吸引年轻人的地方。在广州,王文安拾起他在大学的拿手项目,先是从事系统开发,接着转行做通讯;他工作的单位,也从广州高科通信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跳槽到广州市国迈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当时,家里人还是不太支持,怕孩子抛开安稳工作,独自一人下广州只会白白吃苦。“年轻人嘛,还是想闯一闯。我就一鼓气跑到广州自己去找工作。”王文安笑着回忆往昔。那一路虽然坎坷,但他不逃避。

后来在文健学长的寻访会上,谈及当年毕业找工作的经历,情况就是相反的了。千禧年毕业的大学生们,恰好错过了“毕业包分配”的红利期。自己摸索着参加公司招聘他们是有些迷茫的,但他们也是开创性的——将几年前已有了苗头的新时代的闯劲,一股脑地释放了出来。

| 安身之外……
时间推移到新世纪初期,不知不觉王文安在广州已经待了小几年了。这一次,因为工作的调派,他即将启程前往下一站——南京。

上天总会找到一个合适的时机,向那些还在坚持着的人抛出橄榄枝。南京的未知中,隐藏了一束希望。当时的王文安已经积累了一定的资源和人脉,他想凭着自己的能力和资本去试一试——自己能行。因此,他辞去原先在南京分公司的工作,自立招牌去创业。

在一系列紧锣密鼓的筹备工作之后,2014年,南京国之迈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成立,由王文安先生出任公司总经理。这个新成立的公司“国之迈”,在名字上寄予着热忱的希望:国家大形势,国之迈机遇。公司主要研究并应用的物联网技术,也是一零年代冉冉升起的朝阳产业。

喜欢紧跟着时代,是王文安一直以来的初心。“可能现在我年纪不小了,接受事物没有年轻人那么快……但我还是有信心去把握时代的脉博。”从软件到系统开发,从通讯再到物联网应用,接触到的学科看起来跨越不少,“但我其实还是在一个领域研究,跨学科一定是一种时代的趋势。”时过境迁,当年的电子工程专业,也在不断的变革中并入了物理与微电子科学学院。

办公室的楼下,各种有意思的机器人、私家云存储机、智能枪弹柜……这些纷繁的产品展在货架上,他们一个一个,构成了现在的国之迈。

| 中年再出发
此时,王文安的脚步还未放缓。

就像回到1997年的夏天,王文安的创业公司在经历了初期的摸爬滚打之后,慢慢走上了平稳的道路。他不再年轻了,有些无奈地对面前的年轻人说,“这个时候是上有老下有小的,虽然说公司不大,工资不高,风险相对来说就没那么高。但至少要能保障家里的生活。”

2017年,江苏宝葫芦云体育发展有限公司成立。智能足球、智能射击,以及与湖大合作并即将投放的智能共享柜终端设备,则将采访组一行人的思绪拉回上世纪90年代,那时的他们还在湖南大学,还在笑着闹着踢足球——但全然不是踢着泥浆的那个时代了,戴上VR眼镜,就可以足不出户地踢一场室内足球赛。“我做这个云体育,也确实是自己的爱好吧。你们看,工作和爱好也是可以结合的。”讲到这里,王文安的语气颇为高兴。

采访的办公室内此刻有一位客人姗姗来迟。零几年,当王文安转程南京时,和一位同路的校友老高相识。这些年,他俩虽然各自在不同的专业,却都干着创业这件事。老高的经历也许并不像王文安那样水到渠成,他坦诚地承认那是一次失败的创业,“我也知道当时出现了许多问题。创业不止技术,应该是有一整套的系统,你都要掌握的。”一次失败敲响的不是回头钟,热衷解决一切迎面而来的难题的老高,现在仍然奋战在创业线上。一边工作、一边创业,这样的人生态度给他无限的活力。年龄只是一个必然的结果,而从不会是用来退避任何事情、任何决定的借口。

今天从工业园的另一边赶来,两个老朋友共同回忆、甄评着20多年来的甘苦岁月。在采访的尾声,寻访组意外地打开了一场“题外话”。“如果时间倒回20年,你会有另一条想走的路吗?”不约而同地,老王和老高在这个问题前停了下来:”

“可能考个研。”“可能留校做研究吧。”“可能会再等等,然后再创业,没有当时那么急。”他们脑洞大开,给自己想出一个又一个的选择选择,王文安还拿着大学时一个记忆犹新的例子来比划比划。当时,班上有个特别能的同学,平时他不上课,他去卖花,卖各种东西。一毕业,别人都还是一穷二白的大学生时,他手里已经有几十万存款了,“这即使放到今天也不少了,”王文安随即轻轻摇了摇头说,“后来他去炒股,所有的钱都赔光了。有过巅峰,也很快大落。”

谈笑风生的气氛渐渐淡出,一阵沉默过后,两位校友最终给出了相似的答案,“我应该还是会创业。就是这样,并不是你选择了世界,而真的是世界选择了你……毕竟,也都四五十岁了。人到这个年纪没有什么回头路。上有老,下有小,你们以后也会知道的。要不硬着头皮创业,要不然和别人合伙创业,总是能过下去的。”

| 何以安神

办公室里,原来铺在桌面的一幅行草不知何时挂好在墙上。简短的三个大字“精气神”,轩昂地定义着整个空间的气氛。一幅一幅专利证书整齐地悬挂在书法的一旁,与不拘一格的精神形成互补。像人到中年,大风大浪不会太怕,迈出的步子踏踏实实。

20多年后的今天,看到和当时的他年龄相仿的一行人来到这里,他颇有感触。时间让他从一个年轻气盛的冲刺者,变成一个稳妥的马拉松奔跑者。若没有把握,他并不会出现在这一持久的战场。95后的年轻人也临近毕业,我们其中的一些人,也说不定会在某个时间来到王文安的公司。他希望那个来访者会是一个能耐得住的人,他必须对这个行业有了解、有探索的能力,但“我更看重他在这里的潜质”。一旁帮忙讲解的刘学姐笑了笑,大四来到这里实习的她,或许给这句期盼下了一个很不错的注解。

创业之于王文安,之于高学长,已经不再是年轻人头脑里和冒险挂钩的代名词,如果条件、时间都成熟,那还会有什么问题呢?不过是和工作一样稳妥的选择了。但它就是比任何一份稳妥的工作都更吸引人,“我认为这是一个对的方向。毕业二十几年,没有太多钱,对社会贡献没那么大。但我们是在做新的东西的。”解决温饱问题后,我们总是留存了什么,来鞭策我们一路奋进?
fourdomkis37.icu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